• 热门专业咨询QQ群:488684465

《追风筝的人》读后感

因为一句话“为你千千万万遍”,我选择了读这本书,当我拆封后,发现这是一本政治史与情感结合的书时,我就没有读下去的心了,不知为何,总觉得被冠以国家之名的情感让人感到沉重,不管是爱情还是友情,只要以国界与阶级划分,都有一种无奈的酸楚这本书在主旨上好像与托尔斯泰的《复活》相一致,只是在我的印象中《复活》并没有这种脉脉的温情。现在我已经基本忘了聂赫留朵夫的一系列自我救赎过程。

在读这本书之前对阿富汗这个国家唯一的印象就是无休止的内乱和拉登,其实不仅仅是那里,整个西亚是铺天盖地的黄土、取之不尽的石油、永远裹着全身虔诚的伊斯兰信徒,至于具体是阿富汗、伊朗还是伊拉克好像从来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这本书很是惊艳地融进了从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初的阿富汗国家背景,通过书内主人公阿米尔的眼看到了共和、苏联入侵和塔利班惊人的破坏力,以童年悠闲的背景和后来返回时所看到的残酷现实做了对比,赤裸裸地揭露了人性的丑恶和战争的杀伤力。

(想法来源的地方)

而在一切罪恶都还没开始的时候,那里还是个充满欢笑的国度,有这样两个少年——阿米尔和哈桑。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喝着同一个乳母的奶水,像兄弟一样,可地位却有着天壤之别,阿米尔是少爷,而哈桑只是他的仆人,一个出生后学会的第一句话是他主人名字的仆人而已。阿米尔是懦弱的,在被欺负的时候他总选择忍气吞声,每次都是哈桑为他出头,这使阿米尔的父亲非常苦恼,他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像个男子汉一样。对于生来就失去母亲的阿米尔来讲,父亲是他一的亲人,他不愿意与人分享父亲的爱,怕是同他情如手足的哈桑他总会想出一些小花招恶意地嘲笑哈桑,可哈桑从来都不会生气。

1975年那个冬天像往年一样举行了风筝大赛,阿米尔成为最后的赢家,父亲为他欢呼雀跃,可他却从此失掉了最忠诚的哈桑。由于哈桑义无反顾的善良使他每时每刻如坐针毡,哈桑像面镜子一样会倒映出他一切丑恶的背叛,他终于赶走了哈桑——以一种及其卑劣的方式。后来苏联入侵,阿米尔和父亲被迫移居美国,在那里他得到了暂时的安宁,直到二十五年后来自伊朗的一个名叫拉辛汗的朋友告诉他:回阿富汗来,这里有能再次成为好人的路。阿米尔最终还是回来了,已近不惑之年的他却意外得知已经死去的那个曾被他背叛却始终爱着他的仆人哈桑,实际是他同父异母的的弟弟,带着赎罪的心理他踏上了那条再次成为好人的道路。一路的艰辛、危险、命悬一线,终于让他救回了哈桑的儿子他的侄子——索拉博。读完最后一句,我合上书本,静静地感受泪水湿润眼眶的余温。我无法形容内心复杂的感受,就像迷失在纵横交错的叉路口,不安的旋晕;第一次那么靠近阿富汗不再是塔利班,本·拉登和恐怖主义。而是看到了那些曾经飞扬在阿富上空的风筝,那些执着单纯的追风筝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