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专业咨询QQ群:488684465

《喜宴》观后感

2019-12-26 14:38 17级人力本2班 杨昌练 次阅读 条评论

在《喜宴》中,我们能看到狭义上中国与西方文化之间的对立、同性恋与异性恋之间的矛盾、个体与集体的冲突、两代人之间的隔阂。影片反映了中国以家庭为单位的独特社会文化。家庭是“世袭”的另一个名称,它能唤起我们对祖辈的房屋、脚下的土地最深切的回忆,并在这遥远的回忆中寻求集体性的归属感。影片中所展示的“集体”状态是一种渗透,是将一种状态的融合,而在这种高度同质化的统一之中,往往暗示着密不透风的的压力。影片借一位“客人”的对白,调侃地把它称为“五千年性压抑的结果”。

除了上一代人的对立,矛盾还体现在下一代人的生活中。威威更倾向于中国文化,她依恋伟同的父母,而伟同更倾向于西方文化,他更亲近赛门。他们作为年轻一代的代表,被夹在两种文化的对立中,很难找到一个稳固的归属。这就好像导演本人的生活经历,李安出生在台湾,大学和定居都在美国,也可以算是辗转反侧。

回到影片,李安没有将任何一个矛盾孤立地对立起来,使它变成一种敌对原则,而是在影片的结尾通过威威腹中的婴儿—一个隐喻了新生一代的角色,让所有主角在一个同框的像全家福的镜头中达成了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