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专业咨询QQ群:488684465

我在故宫修文物

2020-03-26 12:47 18级酒管本1班 谷宇涵 次阅读 条评论

红墙,高檐,琉璃瓦——紫禁城历经数百年,依旧雍容华贵,随时光的流淌,做一个“迟暮美人”。如今,它已作为博物馆向百姓开放,游客们怀着崇敬和好奇,赶来一窥它的豪华精致。殊不知,有这样一群人,工作地点就在故宫,而工作内容是修复故宫里的珍贵文物。我们眼中的神秘,却是他们生活的日常,他们用一双双巧手使文物“再生”,而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用镜头记录下了这一切。

他们是普通的故宫工作人员更是顶级文物修复专家,是国家传统技艺的杰出人才。他们衣着普通,交谈随意,面对手中的工作不紧不慢,娴熟而又从容。在外人看来,这是一份难得的好工作,因为面对的是无法估价的传世珍宝。而在匠人的心中,这是一份难得的修养。传统技艺让很多年轻人望而却步,在这个快节奏生活的时代,按部就班地从事一件繁琐精细的活动似乎越来越不可能,而在他们身上所展示出来的平常心,在修复文物时的反复考量,都是真正的匠人所具有的素质和品性。在文物修复工作者的眼中,修复文物不仅仅是将物品的原貌再现,而是在工作中与文物对话、交流。文物是有生命的,其意义就在于它的身上承载着历史长河的烙印,流淌着源远流长的文化底蕴。

“他们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纺织组陈扬笑着坦言:“刚刚毕业进来的大学生会有很长一段适应期,这里太安静了,就像与世隔绝一样,有时候我都不敢说话。”小小的屋子里更多的是沉默,他们用心灵与文物对话,使价值连城的文物重新焕发出光彩。陈扬用“缂丝技术”恢复乾隆时期的丝织匾额,因为仍然沿用着古老的技术,一天下来只能织出几厘米。“坐得住”、“静得下心”成了他们工作的关键。那些古老的手艺在他们手中得到传承,一代代匠人用他们的执着与热爱,跨越古今,为我们讲述着光阴的故事。但他们也并不是刻板的一群人,他们带着对职业的热爱,使自我的生命得以张扬。正如雕刻组屈峰所说:“他在修这个文物的过程中,他跟它的交流,他对它的体悟,他已经把自己也融入到里头。”不同的人,相同的是执着与热爱。

(我在故宫修文物)

现代社会将我们裹挟在时代的浪潮中飞速前进,所以我们更应坚守一种工匠精神,细细打磨,追求完美。故宫文物修复科钟表组的王津,打小就进入故宫拜师学艺,打杂五年,才渐渐上手修复文物,如今,他即将退休。今年,他历时八个多月修复了一个大钟,纯粹的笑容展现在他的脸上。但是望着橱窗里静止不动的钟,他无奈地对着镜头说:“有点心疼。”是啊,默默付出这么久,终于让钟上的动物跳动、歌唱起来,变得鲜活。但是展现在大家眼前的,仍是静止的钟表,这不能不让人感到遗憾。同时他也是我在其中最喜欢的人物,喜欢,是因为他身上那种大智若愚的气质。明明就是一个技艺很高超的钟表修复师,但是说起话来,那种平和,那种对钟表的痴迷,真是让人印象深刻。我想这可能就是大师的一个典型形象吧。因为热爱,所以总是感觉自己无知,从来不觉得自己是这个领域中最厉害的人物,可是凭着这股热爱的情感,让自己在技艺这条道上,走得越来越远,对后辈出现的些许不如意,都能心里上给予认可,甚至理解。

大国工匠精神在这部纪录片里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们在这个日益功利的世界里沉潜于心,蜗居在小小的一隅,凭借巧手神思,让我国传统文化重新散发光芒。反观当今社会,有几个人会为自己奔波忙碌、追名逐利的生活感到虚无失望呢?又有多少人幻想着在生命里能有这样一场神秘的相遇?期盼着,能有更多的人传承我们的古老手艺,能有更多的珍贵文物重见光明!